本站唯一网址:Www.AdminBuy.Cn 加入VIP即可下载全部模版,联系QQ:9490489

Stayreal不二良:大家穿写有我们logo的T恤,不代表什么

原标题: Stayreal不二良:大家穿写有我们logo的T恤,不代表什么

对于拥有充足流量的明星艺人,“演而优则商”已不是什么少见多怪的事。现如今,明星IP的变现方式中,打造服装品牌和开餐厅怕是最常见了。

有数据显示,目前国内主流明星开店数量已超过300家。RET睿意德的《2017中国明星店发展研究报告》显示,有超过60%的明星歌手都选择了做自己的服饰品牌,而这之中有不少人都选择了成为ag真人娱乐游戏潮牌主理人。

围绕着自己的IP,国内外正有一大批明星走在生产潮牌和周边的路上。但是就国内而言,能被说出个名堂的,依然还是比较早期的几个品牌:五月天阿信的品牌Stayreal;Edison陈冠希主理的CLOT;林俊杰的SMG;罗志祥的STAGE;余文乐的madness;潘玮柏和李晨NPC......

SMG主打军事风,其品牌Slogan即是“在枪林弹雨中穿梭”,军装和街头,依然是SMG今年春夏的主题;madness则主打日潮,看起来略微保守,没有纯街头式的狂放,有些单品甚至更偏向休闲商务的性冷淡。

小猪的STAGE创立于2006年,可以说很早了,但它的品牌风格好像一直没有明确的定义,基本以街头和运动为主,其中也不乏工装、迷彩的元素,“舞王”本人的穿着本就多松垮、休闲的风格,这也基本能代表他的品牌的调性。

Stayreal更多的是玩具和动画的元素,这是因为其创始人之一——不二良本身就是位插画师,成人视角下的“童趣”形象,使得Stayreal相较其他品牌少有“暴烈”或者外放的风格,但色彩略丰富。同时,由于五月天的意志,阿信和不二良还为Stayreal加进了“摇滚”的含义。

阿信和五月天,已经成为部分80后和90后年轻人心里的一个标签。8月24~26号的鸟巢演唱会结束后,五月天歌迷在地铁上自发合唱《温柔》,场面感人。

不二良是阿信的高中同学,二人在2007年共同创立了Stayreal品牌。在今年的YOHOOD 2018潮牌嘉年华上,虎嗅专访了不二良,聊了聊“明星潮牌”这回事。

小众的“大众化”?

尽管每个潮牌都喊着自己独特的Slogan,向受众发散着不同的信仰,但多数人对潮牌的印象依然禁锢在街头、嘻哈、摇滚、军事、工装这几个词中。

没错,潮牌一直都是“小众”的。

对于市场尤其是资本市场来说,“小众化”从来都不是个带有乐观情绪的词语,市场规模被主流品牌霸占着,风格也有一定的局限。但在潮牌、音乐这些领域,这种现象怕就成了一种狂欢:“小众”毕竟标榜着与众不同与特立独行。

但是现在,潮牌与大众品牌的边界似乎在慢慢溶解。

在今年的YOHOOD的潮牌展中,依然出现了优衣库的身影。没错,就是那个“程序猿的衣柜”、深受雷军喜爱的优衣库,从来都是简单、中规中矩的日系风。

YOHOOH 2018潮流嘉年华上,优衣库展位

如果说优衣库的入驻跟四周一众飞扬跋扈的潮牌不搭,相比之下,那些运动品牌则似乎更堂而皇之一些:耐克、彪马等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运动品牌被纳入了“潮”的范畴,一同潮起来的还有近几年崛起的,相当有年代感的“新国货”势力:回力、飞跃、人本......类似的还有年近100岁才“烂大街”的美国运动品牌Champion。

被这些“现象”裹挟着,潮牌有没有“脱离小众”的风险和担忧?

不二良向虎嗅给出了他的答案:“我们并不觉得这是一个‘担忧’。”

“这反而是一个好事。”不二良说,近几年来,这种东西(潮牌风)其实也被打得更开了,越来越多的高端时尚品牌也发现,只是讲究精致的话,年轻人已经不能完全接受了,它们也会更多往潮流品牌方向去做、或者和潮牌合作,也在往年轻化的方向前进。“现在的潮牌定义可能比以往来得更开阔一些。对我们来讲,这不是个担忧,是个必须面对的现象。”

不二良还回忆起自己当初和阿信创立品牌的时候,并没有“潮牌”这个概念,后来市场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塑造,才形成了“潮牌”这种现象,这个字眼。

Cover了几乎全部商场和购物中心的主流品牌如今也拿出了“低姿态”,打入潮牌界轻而易举,但是潮牌想要往品牌的方向进阶似乎就多了一个高高的门槛,较之“品牌”的包容度、规模和产业化,明星潮牌前面还有着一条鸿沟。

但是有一点,主流品牌可能要低潮牌们一头,那就是粉丝的忠诚度。

“陈信宏是我的一切!”

“陈信宏(阿信)是我的一切。”林晓对虎嗅说。

林晓是五月天和Stayreal的死忠粉,坐标上海。跟虎嗅说这句话的时候,她刚回到上海没两天,而值得她请假,跨越一千多公里去看的,就是五月天在北京的这场演唱会。

“我是去年掉‘坑’里的,你一提阿信我班都上不下去了。”提到自己的偶像,林晓的兴奋溢于言表:“我之前就挺喜欢Stayreal的,后来喜欢阿信了,就更喜欢了。”据林晓自己介绍,上海每一家Stayreal门店的店员微信她都有,为的就是不错过任何一次上新和一些限量款、纪念款的发放。

“说的俗一点。”林晓继续说,“如果能和阿信穿同款,嘿嘿......”

“同款”效应,是明星IP商业化的有效催化剂。余文乐同款、JJ同款的字样,往往都会带来大批“死忠”的拥护。明星的名字是对带货能力最好的诠释,所有的艺人相关品牌,都有着这个叫做“粉丝”的附加值。

显然小猪对自己的品牌倾注了不少的心血,在他的店中,多款商品都是自己亲自上阵做model进行拍摄,而STAGE每一款商品的标题也都是以“STAGE小猪罗志祥潮牌”作为关键词打头,“明星同款”四字通常紧随其后。

在Stayreal的网店中,阿信的形象没有铺天盖地的露出,但全店销量最高的一款商品,一度还是以阿信演唱会照片为主图的一款阿信同款黑色T恤。

林晓解释道,Stayreal的衣服通常会加入一些五月天歌曲的元素,本身就喜欢阿信和五月天的歌的话,换成衣服当然也“超级喜欢啦”!

明星潮牌就是粉丝的衣柜?关于阿信的艺人身份对Stayreal的帮助,不二良坦言现在已经不会去避讳这个问题,“但是最初。”不二良说,“我和阿信并不希望做出一个只能用来服务粉丝的东西。”

“我们当时刻意避开了最快服务粉丝的方式,就是电商。因为电商是很快能够聚集销售,传播讯息的,所以我们一开始走的是实体通路,而且我们最初没有自己直接开店,而是找经销渠道,做推广的时候也没有拿出和阿信有关的字眼,只对别人说我们是一群设计师。当时也不是那么容易,因为大家竞争很激烈嘛,慢慢会有一些店家愿意卖卖看,一些过路客也觉得挺有趣,毕竟这跟市场上的商品有点区隔,虽然贵一些,但他们还是能接受的。”

“后来我们觉得把产品放在每个店里,好像品牌的形象不是很明确,我们这才想着说,试一下电商或者别的(方式)。当然粉丝们一定会发现、会知道,也会支持,这是阿信和我非常感激他们的地方。”

不二良坦言现在并不会排斥外界谈及阿信艺人的身份对品牌的加持。“相比很多别的艺人品牌,阿信在Stayreal中的形象占比算是很低的。不然应该是大剌剌的,店铺门口各种人形立牌,店铺形象几乎全部是艺人包办,我们其实很少。

在五月天的粉丝群中,自发购买偶像周边被称为“交水电费”。听闻粉丝们对阿信和Stayreal的追随,不二良笑了出来:“偶像的力量确实很强大。”

所有的明星潮牌大概都有这样的现象,这就催生了一个并不容易被验证的问题:一旦品牌失去了明星本人的意志,粉丝们对品牌的忠实度会不会大打折扣?

“如果这个品牌和JJ/六叔(余文乐)/小猪/阿信毫无关系了,你会继续买吗?”对于这个问题,我们从一些粉丝路人那里得到的答案多是:

“那就会考虑一下了......”

“买应该还是会买的,但可能不会买这么多了吧。”

“原谅我可能会背叛的!”

未来式是“多元化”?

明星潮牌自带粉丝和知名度进场,但真正能让市场买单的,恐怕还是设计上的创新和商品本身的战斗力。况且,潮牌本身的价位,普遍比一般的品牌服饰再贵些许。如果是殿堂级的品牌,溢价可能就不止是几倍的问题了。

不二良记得很清楚:Stayreal已经创立11年了。

“我记得刚刚创立品牌的时候,我们可能更多的被定义为年轻人喜欢的奢侈品。因为它会比一般的品牌服饰贵一些,但重点是,为什么它会贵一点呢?这里面多出来的是什么?我和阿信会经常探讨这一块。”

“所以我们那时候没有针对潮不潮啊、流不流行,反而是看它有没有足够支撑这个价位的该有的东西,比如创意、品牌追求......”

潮牌越来越多,服装这个品类可以发挥的却越来越少,风格也愈难做到差异化。未来,怎么在局限中做出特别的东西,恐怕就是潮牌们需要面临的棘手问题了。Stayreal选择的都是和服饰不相干的事:商店形式延伸至餐饮、咖啡厅,产品品类扩充至雨衣、安全帽、麻将、充电宝、甚至桌游......

不二良说:

“刚开始的时候,所谓的潮牌,尤其在华人世界没有那么多,开始我们自己懵懵懂懂地做,但是蛮快有了餐饮、艺术展这样其他的形式......Stayreal算是这个领域里蛮先驱去做这些事情的,并不是我们有先见之明,我们单纯觉得,一个品牌应该是立体的,在每个层面都有新的事物。你们仅仅穿一件写着我们logo的T恤并不能代表什么。阿信也会跟我讨论,他还是希望未来这些商品能够跳脱‘视觉’。

一件体恤能讨得所有人的驻足并为之买单,并不易。

市场上关于明星潮牌的反馈也并不都是正向的,粉丝买的单,偶尔也会掺杂不情愿的成分。因为是自己偶像家的衣服,虽然一时觉得“好丑”,但还会不自觉地走向收银台,嗯,“真香”。但对于不那么“铁”的粉丝来说,让其乖乖买单似乎就比较困难了。

坐标福州的潮牌爱好者大鱼,曾是mastermind JAPAN的追随者,在其他的品牌中,他虽喜欢余文乐的穿衣风格,但却并没有觉得madness具体到一件外套、裤子有多特别,出于价位,他也并不会到处找代购,或者日夜兼程地出现在madness位于三里屯的旗舰店成为购买力之一。

YOHOOH 2018潮流嘉年华上,等待余文乐现身的粉丝们

“不能因为我喜欢余文乐就尬吹,丑谈不上,我就是觉得普通的衣服没必要那么贵。”同时,大鱼说自己在大学时候最喜欢的就是Stayreal,但现在对Stayreal的关注“也比较少了”。

对于设计师,如果为品牌保持了销量和关注度的不是设计和产品本身,恐怕也是一件十分悲哀的事情,自己的设计和市场是否兼容,出现矛盾的时候自己会不会妥协?不二良思考了一下,向虎嗅给出了自己的答案:

这十几年下来,自己并没有去妥协什么。

他打比方道:“这就像朋友的关系,我跟你不熟的时候,我建议你的事情,你不太会听,除非我投你所好。比如我知道你喜欢喝奶茶,我买杯奶茶给你喝你会觉得我很好;当你讨厌喝咖啡但我非要给你喝,你就会觉得我对你不好,但当我和你很熟的时候,虽然你不喜欢咖啡,但是我说‘咖啡其实蛮好喝的,试试看’,这时候你可能就会来尝一口。”

“我觉得品牌和市场的关系也有点像这样,当你拿出你觉得很棒但是市场不是很接受的东西的时候,很容易孤掌难鸣,但是当大家接受你了,也喜欢你了,这时候你可以试着去推动一些你觉得不错的东西,再看市场的反应,这最起码就有机会让大家越来越知道你自己要干嘛,这就是我们觉得所谓的市场和品牌的关系。”

既然是商业化,销量就是个不可避免会谈及的话题。

公开资料显示,林俊杰的SMG在2012年营收就已近1600万元,陈冠希的CLOT旗下各业务板块的年收入早已达到1000万美元;李晨和潘玮柏的NPC,2016年销售额近亿元......

好在,不二良没有完全避开这个话题,他坦言:“这个是必须要好好去关心的一个问题。毕竟漂亮的商品,如果市场的反应、销售或者运营没有做好,那也会惨兮兮的。”

“我们在电商的投入较晚,但成长很快,尤其是大陆的增长最强劲。去年到今年大概成长了两倍,线上跟线下的占比大概是一半一半。”不二良给出了大概的数据。

潮牌们各有各的渠道,但差不多的是,它们铺开的实体门店数量都不多。目前,在大陆,Stayreal有11家服饰店;SMG只在上海、武汉有两三家实体店;madness更少,其官网只显示了其在北京三里屯的两家......

对于在大陆的扩张计划,不二良表示,Stayreal在开店方面一直比较谨慎,铺的点不是特别多,“我们从去年(2017年)年底,到今年、到明年,大概有五六家店在准备、洽谈当中。”

潮牌界的巅峰,一如可以登堂入室的Supreme,已经做到了就算是没有设计的“设计”,也会让一众信徒趋之若鹜,但对于林晓这样的死忠来说,自己偶像的潮牌并不需要做什么,在她心中大概就已经位列殿堂级别了。

关于自己在喜欢阿信之后,对Stayeal的情感转变,林晓是这样形容的:“之前没带什么感情色彩,后来就有一种回家的感觉,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那种感觉。”对她来说,Stayreal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品牌那么简单了,“单就品牌而言,我明明还有很多可以选的。”

对于林晓这样的死忠,家人朋友嘱咐其多穿点都不如阿信在微博上发一句“多穿点”有用,细细数来,林晓已经买过Stayreal的不少夏装、秋装和包包,说着,她像刚反应过来了什么一样,“咦,为啥我还没买冬天的?”

“那今年就要买了。”林晓十分干脆地说。

(文中林晓、大鱼为化名)